本庄实乃低头不敢再看,她心中凛然。

家督想杀人,而且是重臣。

政治不是斗殴,一言不合就挥拳相向。要想清除一个政敌,又不愿意动荡了政局,该怎么做?

上位者会选择先剪除政敌的羽翼,收买中立方,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最后干掉她。攫欝 攫

上杉辉虎要杀人,先用几万贯钱去砸新上杉家臣团,长尾一门众,那么她想干掉谁呢?

本庄实乃心中有了答案,这令她心跳加速。

几万贯能不能换几个重臣的命?可以,但遗祸无穷。

只要不针对武家集团本身,家督杀几个看不顺眼的人,对姬武士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

如果家督年年都砸上几万贯杀人,有的是武家愿意排队去死。

在这个贫瘠的岛国,人命真的不值钱,武家集团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如长尾一门众。

越后石高四十万,加上各种特产资源,动员力大概在六十万石,也就是六十支备队,约一万五千军势。

清纯的小美女陈颖嫦大气写真

其中上越中越的新上杉家臣团,大概有二十五支备队。

在这二十五支备队中,又以三家长尾一门众为核心,庶流旁支大约四五百名姬武士。

这些姬武士大多是底层,知行五百石以上的武家不足十分之一。

职禄十几贯的基层姬武士,不但要养家糊口,还得自备一些军需,日子过得极苦。巘戅 啃书居 oM 戅

如果到战死,都没换回几石知行,家人怎么办?人死禄停,可就没饭吃了。

前田利益就是例子,她的母亲是泷川家庶子,战死后父亲饿毙。

她运气不错,被前来探望的前田利久收养,否则也会是饿死的下场。

即便是安堵五百石的中层姬武士,日子也不好过。小心翼翼维持家业,一不小心就跌入尘埃。

上杉辉虎砸给她们一二万贯的铜钱,对于她们意味着什么?

不管地位高低,每个姬武士都能分到至少一年的职禄,这笔钱让她们自己攒,可能永远攒不到。

有了这笔钱。

她们的丈夫不用在她们战死后,缺衣少食。要么在穷困中死去,要么带着她们的孩子改嫁她人。

她们的孩子在她们战死后,可以利用这笔钱顺利长大。长到有力气拿起刀剑,奉公恩赏。

而长尾一门众需要付出的,只是在上杉辉虎砍死长尾政景的时候,闭上嘴。

丈夫女儿与上田长尾家督之间怎么选?没有一个姬武士会选错。

家督死了就再立一个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家族利益不受损,大老板开心就好。

上杉辉虎如果舍得掏钱,可以每年宰一个上田长尾家督玩,长尾一门众自己动手,绝不手软。

在长尾一门众眼中,长尾政景还真不如这几万贯钱要紧。

同理,宇佐美定满也是一样。

得罪了家督的宇佐美定满,完可以踢出局,只要价码合适。

本庄实乃心冷如冰,每一个武家都是可以抛弃的,只看出不出得起那个价。

而上杉辉虎真舍得出这个价,那两人的下场也就不言而喻。

三四万贯钱足够六七支备队一年所需,上杉辉虎真是红了眼,铁了心要干掉这两个妨碍她追求斯波义银的混蛋。

越后武家们虽然在长期利益面前,不希望上杉辉虎去撩拨斯波义银。

但她砸的钱太多了!那么就收了钱先消停几天,傻子才和钱过不去!

至于长尾政景与宇佐美定满,请一路走好,我们会记得两位对上杉家的忠诚,呜呜呜。

本庄实乃一头冷汗,她完明白了家督的心思。

杀人诛心,用最激烈的方法表明自己的态度,用重臣的鲜血吓阻劝诫者。

但这种做法太极端了。

的确,家督可以用收买的方法要了重臣的命。武家的性命有标价,利益足够便可以杀。

但人性贪生,这件事会在高阶武家们的心中埋下一颗恐惧的种子,令她们明白,自己随时会被中下层姬武士与家督联手干掉。

此举会剥夺她们的安感,不利于家业长久,家臣归心。

统治者需要稳固的政治金字塔,去统御下层,而不是破坏这个结构。

本庄实乃犹豫了一下,劝道。

“殿下,这些收益数目太大,是否可以考虑运入私库,为日后战事做储备。”

她不敢直言劝诫,只能迂回找了个理由。

上杉辉虎看了她一言,神情冷淡。

“本庄姬,你我亦师亦友,我是怎么样的性格你很清楚。你有没有发现,我最近都不太喝酒了。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对自己最亲近的直臣,上杉辉虎耐着性子说了几句真心话,她说道。

“我有了目标,我要关东平原为我所有,我要比京都那位更尊贵。

因为,我要娶斯波义银,我要和他生孩子,我要我们的孩子成为天下最尊贵的人!”

本庄实乃已经不敢听下去,她将头抵着榻榻米,跪拜不起。

上杉辉虎走到她面前,俯身低头,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本庄姬,请你帮我,我许你一生富贵,子孙福泽享用不尽。”

她后半句没有说,本庄实乃却很明白。

不帮她,再替那些搞事的人说话,那就是上杉辉虎的敌人,一起去死吧。

上杉辉虎选择了一条荆棘之路,有进无退。要么成功登顶,要么粉身碎骨。

本庄实乃能怎么选?不可能反对!

即便上洛无望,以上杉辉虎的能力,越后如今的态势,称霸关东亦是可以搏一搏的。

本庄实乃以头抢地,说道。

“愿为殿下效死!”

上杉辉虎点点头,说道。

“把铜钱和通告发下去。

我会写信送去栖吉城,申饬长尾景信看管长尾政景不力,令她禁足反思。”

本庄实乃一震。

中越两家长尾家不可能都动,申饬禁足长尾景信,这是对她的保护,以免她被另外两人连累,陷入危局。

上杉辉虎再说。

“上田长尾家督政景,查有参与中越叛乱,图谋不轨。监禁于坂户城,等待处置!

宇佐美定满教子无方,宇佐美乃君不惜名节,意欲攀附,导致谣言四起,让她给我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