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

一道人盘坐在房顶吞采紫气修行,气息起伏间带动一道神异光芒卷入,如流光四溢般纷繁凌落。

体内气血被压制下去,真气也逐渐恢复运转,江缺已然有了一点自保之力,便恢复往日那副飘然若仙的神态。

下方早起的易小川惊讶地望着江缺,思忖道“好一个道长,居然跑那么高去打坐,还有彩光流入他口中,难道真是神仙般人不成?”

他停留在江缺身上的印象便是骗吃骗喝的神棍,所以对江缺也没有多大好感。

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

有神异啊!

他自21世纪都能穿越到秦朝来,自然不会觉得江缺在骗人。

“道长,你修炼结束了?”

见到江缺下来,他赶紧道“来吃点早餐,我特意去厨房要来的包子,味道很不错啊。”

江缺点点头,坐在院子的石凳子上,“谢谢了,易兄弟你这是在干嘛呢?”

看着石桌一旁还有一些金属丝线,江缺淡淡地询问道。

美好夏天的彩虹

易小川摆摆手,笑道“说了你也不懂,道长我们还是先吃早点吧,对了咱们住在一个院子里,昨天我那吕家两位姑娘过来找你我可都知道了,有没有成其好事啊?”

他一脸好奇地问着。

好奇心也是被勾上来,吕家那两个姑娘很显然对他易小川没兴趣,这就放心了。

“你问那么多干嘛?”江缺没好气地道“做你的实验去吧,祝你成功。”

搞个小型的发电机而已,还欺负他不懂。

当年他虽然算不上个学霸,但有些东西还是知道的,比如电磁场,发电机的原理等等。

“好吧。”易小川也不介意,又看了看江缺减半上的火瓢虫,问道“道长,你这虫子不知是什么虫啊?”

看起来很怪异。但如果只把它当成普通虫子,那就大错特错了,当日在那片林子里,他是见过这些虫子大发神威的。

一旁的江缺则淡淡地解释道“此乃我饲养的宠物,叫火瓢虫,天生就能生出一种火焰来,能瞬间将人烧成灰烬,也算是一种宝虫吧。”

“好厉害,天下间竟然还有这种奇怪的存在,真是不可思议啊。”听到解释后,易小川瞪着眼睛一脸怪异起来。

心想“这么厉害的虫子都能饲养,这要是称霸天下妥妥的无敌啊,谁敢与之抗衡?”

不过他又想到刚刚江缺吸入口中的紫气,便也问道“道长,你刚刚那是在修炼什么气功啊,居然有紫光飞入口中,也太神奇了吧。”

饲养了一群能生出火焰的火瓢虫也就罢了,毕竟人家种族特殊,说不定天下间就有这种东西存在。

可凭人能吸紫光入腹,那就比较厉害了。

江缺随口笑道“那不是气功,只是在修炼一种法门罢了,至于那道紫光也不是普通之物,乃是太阳初升之时产生的第一缕紫气,被我施以秘法拘来,吞入腹中以炼化,有莫大效果。”

“原来如此。”易小川虽然听不太明白,但却觉得江缺很厉害的样子,这种存在只在传说中听过。

果然不愧是古代啊。

他暗道“后世传闻先秦时期有练气士出现,看来情况果然不假,此事应当是真的。”

只是都有些什么本领,他就不清楚了。

反正如今的江缺看起来很不同寻常,光是从房顶三四米高的地方跳下来没事来看,就足够令人惊叹不已。

此人非凡啊。

“易兄弟今后可有什么打算?”江缺不动身色地问道。

而易小川也不知询问的目的,自然胡诌道“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回家啊,我出来已经有几个月了,也没跟家里人打过招呼,所以打算回家了。”

他倒是很开朗乐观的样子。

可江缺却暗暗冷笑,“回去,你怕是回不去了啊。”想回去,门都没有。

他也不多说,只是随口又岔开话题,对其道“今天我可能会出去逛一逛,易兄弟要是没事也可以一起啊。”

这只是一句很客气的邀请。

不曾想,易小川闻言眼前一亮,道“早就听说沛县的狗肉比较出名,不如一会儿咱们出去逛逛,吃它一顿?”

他倒是不拒绝。

“额……”

江缺有些尴尬,他心想“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你还真要跟去啊,真是个大大的电灯泡。”

脑子不灵光呀。

不过此刻吕素也没来找他,估计易小川也不知道她要跟去,还以为就江缺要去呢。

嘴上江缺还是淡淡一笑,“也好,我也听说过这沛县的狗肉不错,到时候一起去吃点。”

他也淡淡地笑道。

随即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江缺才知道这个易小川历史没学好,对于很多历史都不知道。

暗暗一笑后,他又道“易兄弟,我看你这块吊坠挺不错的,不知可否让我看看?”

易小川脖子上挂的那个吊坠很特别,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随着金刚镯变得越来越强大,他汲取到的本源之力就越多,方式也越多样化。

而这其中说不定就有虎型吊坠这种宝物。

“如果我没猜错,他这虎型吊坠上应该有着时空之力,既然能带着他穿越,那想必也和世界的本源之力有着一定联系。”江缺暗暗思量到。

说不定通过这吊坠就可以获得不少本源力。

易小川闻言一怔,旋即道“道长你能看出我这吊坠是什么来历吗,它可有什么作用?”

他也没多想便取下来递给江缺。

诧异地看了易小川一眼,江缺暗道这易小川居然不怕他抢走,倒也是心大。

他若有歹意,或是其他想法的话,只怕易小川这虎型吊坠也会不保,但真的只是看看而已。

当即便道“你这块虎型吊坠怕是不简单啊,我能感受到它里面蕴含着匪夷所思的能量,你若利用得好,说不定能成为一个绝世强者。”

具体是什么他自然没跟易小川说。

心里暗道“果然没有错,他这虎型吊坠里蕴含着一些时空之力,但主要的还是世界本源之力,这就很不错了。”

金刚镯一悄悄地一吸,便将其部吸走,同时也通过这块虎型吊坠将这方世界的本源之力都吸来一部分。

等到完吸不了时他才放弃,并且注入一缕真气在里面,也算是给易小川的补偿吧,破坏了人家的宝物,他总觉得很不好意思。

而听到江缺一番解释后的易小川,则浑然不知他的虎型吊坠其实已经被江缺弄成一块废品了。

当然,有江缺那一缕真气在其中,也不算是废品,能抵挡强悍的攻击,若是易小川运气好将这一缕真气弄到自己身体里,说不定也能变成霸王项羽那般有神力。

而这时,身着碧绿衣裙的吕素也缓缓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