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这一天晚上,叶瑾帆本该是最忙碌的新郎,迎来送往,分外热闹。

   然而在霍靳西和慕浅出现之后,他脸上便再没有出现过之前的笑容。

   即便偶尔与前来的宾客交谈,也只是淡淡地笑着,目光之中隐隐透着阴郁。

   没过多久,叶瑾帆直接从宴厅门口消失了。

   陆与川在宾客之中往来几回,敏锐地察觉到叶瑾帆不见了,便立刻让助理张宏去找人。

   张宏让人找了一圈没找到叶瑾帆的人,最终走到了新娘房,敲开门一看,陆棠正一面梳妆,一面和几个伴娘姐妹热闹聊笑。

   猛然间见到陆与川的助理,陆棠不由得一怔,“怎么来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没什么。”张宏道,“我就是来看看二小姐准备好没有,不打扰几位。”

   陆棠是个藏不住事的性子,要是告诉她叶瑾帆不见了,她指不定会闹出什么动静,因此张宏也不敢说什么,关上门又走了出去。

   没想到刚转过一个弯,忽然就跟陆沅迎面相遇,张宏微微一顿,停住脚步,“大小姐。”

   陆沅点了点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妙龄少女火车车厢清纯美拍图片

   张宏微微一拧眉,最终还是开口道:“大小姐有见过叶先生吗?”

   陆沅摇了摇头,“他不见了?”

   “刚刚还在门口迎客。”张宏道,“这会儿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先生吩咐我找他呢。”

   陆沅听了,也没什么反应,只是道:“去吧。”

   张宏应了一声,匆匆离开。

   陆沅在原地站了片刻,转头走进了宴厅。

   偌大的宴厅筵开百席,陆沅径直走到前方的宴桌旁,果不其然,在第三席看到了霍靳西和慕浅。

   慕浅正热络地跟周围的人交际,不经意间一转头看到她,立刻向她招了招手。

   陆沅上前,两个避开热闹的人群说起了话。

   “这条裙子设计得很好。”慕浅说,“今天晚上好些人夸呢。”

   陆沅倒是不怎么关心这个,只是道:“们来的时候见过叶瑾帆了?”

   “他就在门口当门神,我能看不见他吗?”慕浅一边说着,一边又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

   “跟他说什么了?”陆沅低声道,“这会儿人都不见了。”

   慕浅听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真的假的?”

   她一面问,一面转头四顾,果不其然,陆家的人多数都是一副神色匆匆的模样,不见之前欢笑愉悦的模样。

   慕浅不由得微微叹息了一声,道:“何必呢?他为这一天等待了多久,还怕他会突然悔婚吗?”

   “那就要看跟他说过什么了。”陆沅说。

   慕浅忍不住又笑出声来,看着陆沅,“无论我跟他说了什么,都不可能会动摇他的。”

   话音落,慕浅忽然就看见在助理的陪同下匆匆往外走的陆与川,连忙轻轻推了推陆沅。

   陆沅顺着她的视线一看,回头跟她对视一眼之后,转身匆匆跟上了陆与川的脚步。

   慕浅看着陆沅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这才转身回到了霍靳西身边,继续带着自己衣服上的那一双眼睛招摇过市。

   ……

   另一边,陆沅跟着陆与川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看见了守在门口的张宏。

   “大小姐。”张宏连忙喊了她一声。

   陆沅点了点头,只看着他身后那扇门,“人找到了?”

   “在里面休息呢。”张宏道。

   陆沅听了,点了点头之后,也站在门口不动了。

   屋子的隔音效果极佳,站在门口根本听不见里面的对话,然而陆沅却还是想等待片刻。

   屋子里,骤然大开的灯光下,叶瑾帆礼服散开,领结旁落,满目赤红地夹着香烟坐在椅子里,脑子里满满都是刚才在慕浅手机里见过的相片。

   尤其是最后一张,叶惜小腹微微隆起的照片,格外挥之不去。

   他做过什么,他自己的确知道。

   叶惜和慕浅在医院见面后的那次,他生气她出卖了他,隐忍许久的怒火与欲望终究勃发,不顾她的意愿强要了她。

   她的身子本不适合怀孕,在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前,他也没有想过要让她怀孕。

   可是偏偏那一次,疏忽了。

   所以她怀孕这件事,可能是真的。

   如果她真的怀孕了,那事情未免太过可笑——

   曾经他试图将霍靳西的儿子夺过来养在自己身边,以此为对付霍家的筹码;而如今,是他的孩子落在了霍靳西手中,时时刻刻掣肘着他。

   然而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

   以她的性子,要怎么独力生活,要怎么独力保护孩子,要怎么熬过那些艰难岁月?

   他本不该多想,可是每每一想,就难以自控。

   “这是什么样子?”陆与川站在门口,冷眼看着叶瑾帆。

   叶瑾帆只是坐在沙发里,微微侧身看着窗外,没有看他,也没有回答。

   “就这么点本事了,是吗?”陆与川神情依旧平静冷凝,“一个女人,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把刺激成这样。要是早点告诉我就这么点能耐,我要有什么用?”

   叶瑾帆仍旧没有动。

   陆与川似乎并不打算跟他多说什么,又冷眼看他一眼之后,才道:“要是只想在这个房间里躲着,那就给我躲好了。临门一脚婚事取消这件事,陆家不在乎。而,丢得起吗?最好足够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说完陆与川便直接转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房门打开的瞬间,陆沅只闻到扑鼻而来的烟味,忍不住低头咳嗽起来。

   陆与川目光沉沉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

   而陆沅抬头的瞬间,正好看见屋子里,缓缓站起身来的叶瑾帆。

   他双目泛红,目光却寒凉到极致。

   “抱歉。”再开口时,叶瑾帆声音也清冷,“请给我几分钟整理一下。”

   说完,他关上了门。

   陆沅见此情形,就已经知道叶瑾帆已经恢复了理智。

   这场婚礼,无论如何都会继续进行下去。

   陆沅一时有些说不上来的失落,莫名盘踞在心头。

   陆与川这才又看了她一眼,道:“过来干什么?”

   “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陆沅道,“没事就好。”

   陆与川听了,点了点头,道:“所以现在准备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谁听?”

   陆沅不由得一怔,“爸爸?”

   陆与川面容沉晦,眼波更是深不可测,缓缓开口道:“沅沅,记得姓什么。”

   陆沅闻言,呼吸不由得一紧。

   陆与川却没有再说什么,转头就带人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