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夕阳刺破云层与重重枝叶,在林间投下最后的光芒时,是罗莎与赛斯亚纳他们的休息时间。

“我有没有说过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糟糕的主意?”

罗莎通常不是那么爱抱怨的人,但看着那个被捆得结结实实,脸色憔悴,却依旧凶狠地瞪着她的红发女孩,她总是忍不住要叹气。

她明明是出来赚钱,不是出来给自己找麻烦的啊……

“是的,你说过。”赛斯亚纳认认真真地回答,“说过两次……三次了。”

即使心情郁闷,罗莎也不禁低低笑出声来:“精灵,并不是每一个问题都需要回答的。”

赛斯亚纳不解地看着她——如果不需要回答,她干嘛要问?

罗莎背靠一颗橡树坐下,伸展着一双僵硬的腿。跟诺威分开已经快十天了,从他们刚刚翻过的山坡上,已经隐约可以看见山脚下袅袅的炊烟,按照地图,那就是卡尔纳克村……再有一两天的路程,他们就能到达克利瑟斯堡,把手上这个大麻烦交给埃德和娜里亚——但愿他们真能安抚泰丝这只暴躁的红发小野猫。

这十天的路程比罗莎接手过的任何一个任务都要让人筋疲力尽。如果不是她足够了解泰丝和她那些层出不穷的小花招,而赛斯亚纳又足够警惕和敏捷,还有个忠于职守的大个子,泰丝早就逃得不见人影了。

她甚至不得不把那只可爱的小猫鼬也绑起来扔进袋子里。它尖锐的牙齿是泰丝绝妙的好帮手。

现在,那肥嘟嘟的小东西正在她身边的带子里拼命地扭动着,发出委屈的叽叽声。

泰丝看了一眼袋子里的小莫。又用力地瞪向罗莎,眼神中满是控诉。

精致柔美女孩咖啡店文艺写真

罗莎叹了一口气,把小猫鼬从袋子里拎了出来,解开精灵随手编出来的嘴套,塞给它一小块肉。

赛斯亚纳站在不远处,凝视他们来时的方向。太阳落了下去,寒气瞬间袭来。罗莎捶了捶自己的腿,认命地爬起来准备生火做饭。精灵打猎是个好手。但做出来的食物可怕到连小莫都不肯吃。

“等等!”

赛斯亚纳突然开口阻止。

罗莎随手扔掉火石,手摸向腰间的剑柄。

除了一群乌鸦跟了他们两三天,一路上他们并没有发现有谁在跟踪,但诺威离开时的神情一直让罗莎有些不安。再加上不知是否还有亡灵在林中游荡,多加小心总是没错的。

片刻之后,赛斯亚纳摇了摇头。

“没什么。”他说,“也许是……”

精灵对自己的敏锐的感官一向十分自信,罗莎还从未见过他这样犹豫不决,无法确定的样子,那让她愈发警惕起来。

“也许我们最好还是继续上路。”她建议。

赛斯亚纳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但泰丝表示了最强烈的抗议。她被再也忍受不了她无休止的怒吼,哀求。咒骂和哭泣的赛斯亚纳粗鲁地塞住了嘴,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叫声,同时猛踢着腿在地上打滚。一副死也不肯走的样子。

阿坎一声不响地把她抱在了怀里。泰丝曾有一次为了挣脱,用她不知藏在哪里的小匕首在他粗壮的手臂上戳了深深一道伤口——但他一点也没有松手,罗莎有时甚至怀疑,这个大个子根本感觉不到疼痛。

或许多少有些愧疚,那之后泰丝被大个子牢牢抱在胸前时,总是会不由自主地乖巧几分。

他们继续向南——向着有炊烟升起的地方。想到这见鬼的旅程终于要抵达终点。虽然每个人都疲惫不堪,脚步却反而越来越快。有个精灵的好处。就是他们永远不必担心会在森林中迷路。赛斯亚纳只要抬头看一眼星空或者摸摸树皮和青苔,就能准确地判断出方向。

不过精灵也时常会忘记他的同伴们并不拥有他超常的视力,有好几次他们都在黑夜中弄丢了精灵的身影,不得不出声呼唤,在原地等着赛斯亚纳回来找他们。

如果不是这样,他们现在大概已经到了克利瑟斯……

但今晚,赛斯亚纳的脚步却显得分外谨慎。

他甚至阻止了罗莎点起火把。

“那会让黑暗处更黑。”他说。

罗莎耸耸肩,没有坚持。

她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赛斯亚纳频频回望,像是感觉到什么,又无法确定。

心被悬在半空的感觉一点也不好——最终,当细微的破空声冲着阿坎怀中的泰丝袭来,她反倒松了一口气。

剑光闪过,赛斯亚纳细长的刀刃险险地挡在了泰丝的额头前,一根细小的箭矢撞在了剑刃上,随着几根红发一起无力地飘落。

“趴下!”赛斯亚纳喝道,语气前所未有地紧张。

更多的箭矢破空而来,罗莎敏捷地闪到了一颗槭树后,但随即意识到,所有的攻击都是冲着泰丝而来的。

阿坎没有趴下——那会把泰丝压成一张饼,他只是低吼一声,蹲下来缩成一团,像保护自己的孩子一般,把泰丝严严实实地护在怀中。

叮叮当当几声轻响,赛斯亚纳和罗莎成功地挡下了几乎所有的箭,只有一支插在了阿坎的小臂上,而大个子连看都懒得看它一眼。

罗莎迅速地拔下箭就着月光看了看。

“没有毒。”她说,放下心来。

“精灵的武器不会淬毒。”赛斯亚纳声音低沉,停在罗莎的耳朵里却异常清晰。

“精灵?”她一愣,眼前仿佛有黑影一闪。

等她意识到那是敌人,赛斯亚纳的双剑已经挥了出去。

她眨了眨眼。几乎看不清那激斗中的两人的动作。月光下只有剑刃上的寒光不停闪过,让她眼花缭乱得有些发晕。

她扭开脸,后退一步。护在了阿坎身前——但如果黑暗中还隐藏着有同样实力的敌人,她确信她不是对手。

除了武器交击时的轻响,打斗中的两人……两个精灵,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每一声交击都轻而短促,似乎两人都未尽力。但罗莎明白,那是因为双方都能迅速地意识到哪一击已是无用之举并同样迅速地收回。

对手的身材要比赛斯亚纳更矮也更纤细,看起来娇小得几乎像是个女人。但赛斯亚纳手下没有丝毫犹豫。

到后来,罗莎几乎已经只能听到风声——那是人类永远无法企及的速度与反应。

她甚至不太清确定战斗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只是在刹那之间。眼前已经只剩下了赛斯亚纳的身影。精灵微微躬身,双剑交错在胸前,依旧充满警惕。

他的胸口在快速地起伏着,额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这一战的时间虽不长。对他来说显然并不轻松。

罗莎皱着眉头,看着一片暗色的痕迹从赛斯亚纳肩头晕开。

“……你受伤了吗?”过了好一阵儿,当精灵慢慢收回双剑,她才轻声开口问道。

“他也一样。”赛斯亚纳的回答不无骄傲。

“那到底是谁?”罗莎忍不住追问,“和你一样的剑舞者?”

赛斯亚纳摇摇头,脸色阴沉。

他打着手势示意阿坎危险已经解除。虽然明知阿坎只是不会说话,并不是听不见,他却一直更习惯用手势与大个子交流。

阿坎站了起来,微微松开的双臂间露出泰丝憋得发红的小脸和瞪得圆溜溜的。满是怒气的眼睛。

赛斯亚纳伸手扯掉了绑在她嘴上的布条。

泰丝一脸厌恶,呸呸地猛吐着口水,让精灵不得不后退了一步。

“你们到底惹上了什么麻烦?”他低声质问。“为什么连影舞者会来追杀你?”

影舞者?——罗莎疑惑地睁大了眼睛。她在斯顿布奇长大,对精灵远比其他地方的人要熟悉得多,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影舞者又是什么鬼?”泰丝干涩的声音有一丝奇怪的变调,“你们剑舞者不是精灵里最厉害的杀手吗?”

“剑舞者是战士,影舞者才是杀手!”赛斯亚纳愤然反驳,显然并不喜欢被当成杀手。

“唯有威胁到整个精灵王国的人才会引来影舞者……”虽然战斗时没有丝毫犹豫。此刻精灵的声音里却充满不安,“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泰丝呆了一呆。猛地挣扎起来。

“放开我!”她尖叫着,“让我去找诺威!让我——”

罗莎倒转剑柄,利落地敲在了她的头上。

赛斯亚纳转头怒视着她。

“我得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低吼。

“如果那真是什么会引来杀手的秘密,你不觉得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吗?”罗莎平静地反问。

赛斯亚纳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低下了头。

“这里离克利瑟斯已经很近……如果你不想与自己的族人为敌,现在离开或许也不算晚。”罗莎试探着开口。

赛斯亚纳沉默片刻,摇了摇头。

“我不过是一个被驱逐的精灵……而我答应过诺威,就一定会把这个女孩安送到她的朋友身边。”

他的语气苦涩却也坚定。罗莎微微一笑,没再多说什么。

老实说,如果赛斯亚纳真的离开,哪怕只剩下一天的路程,她也真没多少信心能把泰丝平平安安地送到。

“影舞者不会放弃。”赛斯亚纳望向南方,“我们得尽快……”

但人类的城堡根本无法阻挡精灵的杀手——诺威自己大概也没有预料到影舞者的出现。

如果杀手会出现在这里……诺威恐怕也凶多吉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