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涛,六福,面具男,混血女,还有坐在自己门板刀上的痴肥巨汉。

“走了?”

在死灵骑士一脸气郁之下,被奇异能量裹挟着升空之后。

冷寂、幽暗的虚空中。

剩下的五座岩石祭坛上,却诡异的恢复了暴风雨最后的一丝短暂宁静。

换而言之,没人挑战了。

六福也好,面具男也好,还有痴肥巨汉,三人都咬牙切齿,屏息凝神抓紧最后的时间,想要进行最后一搏。

而那个仅有一阶宗师中等水平的混血女,却是左顾右盼,心情淡然的坐在那里。

不修炼,也不进行最后的挑战。

“她能创出黄阶功法?”

林涛眉头一拧,甚是不解。

先不说她的实力,到目前为止,她和自己一样,仅仅一次击败金人。

秀色可餐诱人

那么,是什么让这混血女如此悠哉?

“不想了!”

林涛目送死灵骑士离去之后,皱眉瞥了一眼那奇怪的混血女,也没有多想,而是深吸一口气,开始施展六莲法,疯狂的鲸吞真气,为着自己最后一搏,施展极限蓄力。

不知过去了一天,还是两天光景。

终于,在林涛的疯狂真气鲸吞之中。

痴肥巨汉最后站了起来。

“奶奶的,最后一搏,老子还就不信了!”

气呼呼的痴肥巨汉,口中骂骂咧咧着,脸上却带着难以言述的凝重之色,从地上捡起自己那门板一样的巨刀,深吸一口气,怒吼道:“来吧!”

“万重浪!”

低沉犹如滚雷一样的怒吼声。

带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可怕威势,门板巨刀裹挟着密密麻麻的刀影,以势如千钧一样迎头劈砍在那金人身上。

但……

“还是没有实质性的获得突破。”

林涛忍不住喃喃自语一声。

果不其然,随即就见金人一个闪身之后,立即施展出只比痴肥巨汉稍逊一筹的刀影,劈向痴肥巨汉。

这一战,可谓打的惊天动地。

双方足足鏖战超过三分钟。

可以痴肥巨汉的实力,一秒钟就能砍出多少刀?

所以,哪怕林涛粗略估计一下,双方也是至少搏杀了足足上千招,但痴肥巨汉,最终仍然失败了。

很难说是自身失误,还是力竭所致。

不过这等实力,已经足以傲视在场几乎所有人。

堪称打的简直难解难分。

可仍然还是失败了……

“没有实质性的功法突破,看来,我这最后一搏,也没有多少希望了。”注视着这一切的面具男,面具后面的双眼中,闪过一缕黯然之色。

紧接着,他便将目光投向了那同样观战的林涛。

“第九次,失败!”

金人发出低沉的声音。

痴肥巨汉恨恨不甘的爆了一句粗口后,也不再挣扎,直接被裹挟着就要升空。

这时,林涛却感受到了那面具男投来的目光。

“这特么是有多恨我?”

百思不得其解的林涛皱着眉头,瞥了一眼面具男,随即,连忙扭头看向身后方向,那动作迟缓从岩石祭坛上站起身来的六福。

“六前辈,你也要走?”

“呵呵,还剩下不到最后一天,该走了,准备的也差不多。”六福憨厚友善的笑了一声之后。

也不再与林涛多说。

没有出刀,而是闭上双眼,保持静默。

足足一分钟的调整之后。

战斗爆发。

这一次战斗很快,持续了十几秒时间,双方可能交手还没有过百招,最终是六福自己选择了认输。

“差的太远喽!”

失望的摇了摇头,六福对林涛留下一句改日再见,便被奇异能量裹挟着,直接升空。

这一下。

岩石祭坛上剩下的最后三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

看那沙漏,大概也就剩下一两天的时间。

但……

扫了眼混血女后,林涛看向了那面具男道:“咱俩有仇吗?”

“……”

面具男保持着一直以来的沉默寡言,不,或者说,在林涛的记忆中,他就像是个哑巴一样,几乎从来没有开口过。

之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面具男看了一眼林涛,随即低下头去。

见状,林涛眉头一拧,再度扫了一眼头顶的沙漏后,忍不住沉声道:“你是不是很想要知道,我能否三次击败金人?”

“对!”

出乎林涛的预料。

面具男开口了。

毫无征兆,并且紧跟着,还做出了一声嘶哑的解释道:“我还有最后两次挑战机会,不过我没希望了,我也不准备挑战了。”

“……”

林涛面色唰的一下,便被阴沉所覆盖。

这是什么意思?

这特么是要和自己耗到最后一刻吗?

混血女,林涛其实不太在乎,因为她只是一阶中等宗师境的水平,哪怕知道了林涛的底牌,也能如何?

可是按照方镜宇所说,这面具男,是场最强的一个。

比那痴肥巨汉,比黄寅,比六福都要强。

让这种人知道了自己最后的底牌,对于林涛威胁就太大了。

更遑论……

“对我仇恨这么深,甚至放弃最后两次机会,就是想要看我能否获得最终奖励,然后好调整以后针对我的策略吗?”

这是林涛单纯的一种恶意猜测。

但他不得不提防着对方的这种做法。

因为,底牌是什么?

对方不知道,那才是底牌,对方知道了,那还算是底牌吗?

但是,面具人能够放弃最后两次机会,那是因为他实力太强了,眼界也太高了,于是,他心里很有逼数,自己没希望了。

可问题是,林涛还有希望啊。

林涛能放弃最后的机会,摘取最终奖励吗?

“哪怕我现在二阶的初等的实力,但我若是施展升级版《黑暗之刀》的话,对上三阶,不说反杀,逃命机会绝对有。”

当然,遇上黄泉老贼那种老变态,就得另当别论了。

可是……

“地心石府外,还有遮日道宗的尊主境。”

林涛不太怕黄寅,他感觉自己现在的实力,是有逃命的机会,更何况,和外面还有六福和方镜宇等人,能伸手帮一帮自己。

但方镜宇在临走前,也提醒了林涛。

“地心石府外,八成会有遮日道宗的尊主境,我到时候不一定能帮你,自己小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