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轰然,正眯着眼看着这幅画面的邪魔圣女脸色大变,张口喷出一大口浓血,整个人直接从虚空中跌落,狠狠地栽在地上,同时她整个人都变得苍白起来,仿佛一下子失去

了一身生机,就连身前的血肉,竟然都开始重新的腐烂!

“什么东西!!?”

“竟能穿透时空伤我???” 掉到地上的邪魔圣女勃然大怒,哪怕被重创了刚刚复苏的肉身与神魂,这一刻她也还是猛地抬手施展出一道恐怖的术法,一截白骨硬生生的从她手臂中脱离,携着昊天之

威,轰然击向那虚空中的画面!

然而,那终究只是一个画面罢了。画面中的老者朝着画面外的林昊与邪魔圣女说完之后,就继续抚摸着小女童,或者说是画中仙的脑袋,一边给她讲故事,一边将功法运转规律夹杂在故事中,宠爱的给画

中仙讲解着。

而至于邪魔圣女的盛怒一击,则是直接穿透了这个画面,就如穿过了一层空气!

但也就在她这一招穿过画面之时,忽然,啪的一声,这幕画面的根源,那颗穿刺在画中仙胸口的镇魂钉,一下子钉爆开,这一枚镇魂钉,突然间彻底的废掉了!

而虚空中的那个画面,也随着爆开的镇魂钉,彻底的消失!

但是显然,这种消失,并非是记忆被抹除,而是这段记忆被下了极强的禁制,哪怕是邪魔圣女和镇魂钉,也根本无法消除哪怕是修改一丁点这份记忆!!

“老东西!!”

丰满美女白嫩美乳惹人醉

“这个纪元里,竟也出现了这等强者么??”

没有伤到那画面的邪魔圣女恼羞成怒,转头怒视林昊,愤怒问道:“天龙大陆是什么地方??还有那老头子,到底是什么人,知道不知道??”

“知道?不知道?”石壁之上,原本心中充满了绝望的林昊,这一刻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他没有想到,画中仙背后的身世居然如此惊人,他更加没有想到,那位如梦似幻,在天龙大陆根本就

是一个传说的画圣老前辈,竟然根本不止是墨池苑老祖这么简单的一个身份!

十世命咒?

踏遍上千世界寻找画中仙?

更是给第十世的画中仙逆天改命,赐下先天道体??

画圣墨老,到底是何方神圣???

林昊这一刻几乎联想到了一个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词语——天道!

但,画圣墨老显然不可能是什么天道,但就算他不是天道,却恐怕也已经是极为接近天道的存在!

不过,即使这样又如何?林昊笑着,眼神却有些无奈,因为刚才这画面之中,画圣墨老……不错,那老者,他已经认出来了,虽然似乎是为了逃避天道秩序规则之类的,画圣墨老特意易容改装,连

说话的声音都有些不像是墨老,但林昊还是认了出来,那老者,不是画圣老前辈,还能是谁??

可是在这画面之中,画圣墨老却几乎像是专门说给他听一样,点明了,这第十世的画中仙,并非不会死亡!

他说了,这一世的画中仙,命中仍旧缠绕着命劫厄运,而究竟能否平安度过,却一切都要看画中仙自己的造化!

也就是说,画中仙,仍可能在这一次厄运之中,神陨道消!

哪怕她还能转世……但转世之后的画中仙,还能是现在的画中仙吗?林昊沉重的看向棺椁里的画中仙,很明显,画中仙不仅有先天闻道之体的天道庇佑,更是有画圣墨老的一身气运加持其身,想要让她死,很难很难,但是,这里是仙藏古

界啊,是天道所影响不了的地方,一个残破的世界!

在这里,无论是天道,还是墨老自身的气运,对画中仙的命劫影响恐怕都微乎其微!

终究,还是要靠画中仙自己,扛过这一次劫难!

不,不对,不止是画中仙自己!

这不是,还有他么?

他在这里,又怎么会让画中仙,在此地遭厄??

林昊笑声渐渐平息下来,死死的盯着对面的邪魔圣女,冷笑道:“听到了,若再敢伤她,那位老前辈,非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了!”

“我劝最好……”

“哼,杀我?”

不等林昊说完,对面的邪魔圣女便冷笑了一声,仍旧眼神充满了勾魂摄魄之意,仿似刚才画圣墨老给她制造的震惊,已经被她彻底给消化了去。

“想杀我的人多了,他算老几?”

“连当年星空天极宗的二位仙祖帝君都奈何我不得,就凭这个老头子,也想杀我?”

“就算他能杀我!本尊,也非得以他的女儿为生机灵池!让她助我重回长生界!!”

“错的不是我,是这个女子,她就不该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本尊的面前!!”

轰!

邪魔圣女抬手之间,打碎一大块石壁,而后哼的一声娇笑:“她若死了,怪不得我,要怪,只能怪她尚未修完十世命劫!”

“不过也真是奇怪,十世命劫这等恶毒至极的诅咒,怎会降落在这个女子的身上?”

“也罢,那不关本尊的事,本尊现在,只想与们做游戏!”

邪魔圣女嘻嘻一笑,仿似没有看到那根毁掉的镇魂钉,再次抬手,似乎想要再度从一百零八,不,是一百零七根镇魂钉中,再摄出一幅画面。

不过就在她动手之时,却禁不住犹豫了片刻,而后冷冷的看向林昊:“说,与这个女子相遇,是在什么时候?”

而看到邪魔圣女犹豫,林昊顿时又笑了,这个女人,终究还是怕了画圣老前辈!

“想知道么?”

“不是会摄魂之法么,还用得着问我?”林昊玩味的看着这个女人,冷冷的哂笑一声。

然而对面的女人却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听他说完就立马点了一下头:“成全!”

说罢,这女人立刻朝着林昊一伸手,顿时,林昊胸口所刺穿的一根镇魂钉,猛地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撕扯之力!这股撕扯之力,直逼林昊的识海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