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熟悉的味道。

猛然,林辰想起来了,这味道是上次孤月暗杀时,那一瘦一胖两人身上的味道。

apldo孤月,你看看!aprdo

林辰将银针递给孤月。

孤月闻了闻,脸色大变:apldo这味道!aprdo

apldo没错了,就是那种味道,我猜测是基因药剂的味道!aprdo

林辰点点头,再看那女子,脸色变得凝重了。

apldo你说你老婆在农田干活?aprdo

apldo对!aprdo

apldo那她有吃什么东西吗?aprdo

apldo没有啊,她在家喝了粥才去的,那粥我也喝了!aprdo

apldo水呢?aprdo林辰再问。

夏天清凉小妹纯真可人

apldo哦,附近有条小溪,她经常在那里喝水,我说了很多次不要乱喝了,但是她说是地下水,干净,后来我就没阻拦了!aprdo

apldo或许问题出在水上了!aprdo

林辰眯起眼帘。

apldo一个中暑,你也能说成中毒,我服了你!aprdo

沈高超是再也忍不住了,看林辰的目光满是不屑,什么杏林堂林医生,尽胡说八道,沽名钓誉之辈而已!

apldo现在是什么天气,有可能中暑吗?aprdo

林辰反问:apldo病人的特征确实与中暑很像,但不代表一些新生病源,不会有这种征兆!aprdo

沈高超脸色一滞,现在可是冷天啊,冬天的太阳,一般很难中暑的,他又道:apldo你说她中毒,那中了什么毒?你别信口开河啊!aprdo

apldo只要找到那条小溪,答案就清楚了!aprdo

林辰对男子问道:apldo那小溪在什么地方,我让人去打水检测一下,你说说附近的特征!aprdo

apldo就在百叶药业不远处,东边的那一大片田里!aprdo男子如实道。

apldo百叶药业?aprdo

林辰眉头一皱,突然看着沈高超道:apldo这女的喝的水就在你百叶药业一带,如果是你百叶药业排放的水不合格所致呢?aprdo

apldo胡说八道!aprdo

沈高超也没想到与百叶药业有关,但他有着自信:apldo我们百叶药业可是华夏前三的药企,环保一切达标,排放的水能与自来水比的!aprdo

他当然自信了!

当初为了环保达标,他可是花了十几亿做环保处理的!

曾经让官方的人来检测过,排放的水甚至比自来水更干净,而那一套污水处理设备是从德国进口的,每个月消耗八百万!

apldo话别说的太满!aprdo

林辰淡淡道,打了个电话,让人去取水。

apldo小陈,你跟着这男的去取水,免得他们动什么手脚!aprdo

沈高超也对秘书道。

这林辰够狠的啊,非但搞他的百疗堂,更想搞他的百叶药业,做梦!

旁边的漂亮秘书点头离开,更不屑的看了眼林辰,觉得林辰太荒唐了,一个中暑而已,居然扯到百叶药业了!

林辰也没阻止,喊来箭头帮忙,两方一起去取水了!

apldo林辰,我知道你想搞死百疗堂,可我想到你这么狠,连百叶药业也盯上了!aprdo

等秘书一走,沈高超点燃一根香烟吸着。

apldo我对百叶药业没兴趣,我只对病人负责,病人是中毒不是中暑,事实就是事实!aprdo林辰冷哼道。

apldo如果真相是中暑呢?aprdo

沈高超反问。

apldo我杏林堂关闭!aprdo

apldo好,如果病人是因为我百叶药业的水中毒,我也关闭百疗堂!aprdo

沈高超一字一顿道。

没多久,箭头与秘书走了进来,两人手中都拿着一瓶水。

沈高超看了眼秘书,见她点头,顿时知道这瓶水是附近小溪装的,而且是百叶药业排放的!

众人也盯着两瓶水,只见水很清澈啊,不像有什么问题的样子。

apldo送去检测!aprdo

沈高超突然喊道。

apldo沈医生,你不是说你的水堪比自来水吗?既然这样,何必检测,直接喝了便是!aprdo林辰似笑非笑道。

沈高超愣了一下,让他喝野外的水?

apldo不敢?aprdo

林辰逼问。

apldo有什么不敢,沈总不用喝,我来喝!aprdo

那漂亮的女秘书突然喊道,打开瓶盖,猛灌瓶中的水,喝了几大口后,更笑道:apldo水质不错,清甜,堪比农副山泉了,大家不信也来试试!aprdo

见到这一幕,沈高超倒也是笑了,是啊,花费十几亿做的环保处理厂,水当然可以喝了!

apldo林辰,我告诉你,哪怕是农药,我们的处理厂都能净化成矿泉水!aprdo

那女秘书一脸自豪,但话刚落下,双眼一白,噗通一声倒地了!

继而身体发抖,汗水如雨!

这下就尴尬了!

人群一下子热闹了,刚刚才说完比自来水更干净,下一刻就中毒了!

这脸打的好干脆啊!

apldo陈秘书!aprdo

沈高超一惊,满脸不可置信!

怎么会这样啊!

apldo现在结果已经很明确了,这位妇女是中毒,不是中暑,而且喝的水是来自百叶药业排放的!aprdo

apldo能让人几分钟就倒下的水,这毒性可不低啊!aprdo

林辰淡淡看着众人道。

众人部愤怒的看着沈高超,这人还是知名企业家,慈善家,出名老中医呢,狗屁!

apldo大家让开,保持空气流通!aprdo

林辰又对着众人喊道,然后给那妇女驱毒。

之前,他并没有绝对的自信,毕竟,这是一种新型基因毒液!

但箭头等拿来水后,他大致闻了闻,猜出几种中药成分!

如今,他也是拼一把了!

apldo拿绿豆,当归,藏红花来!aprdo

林辰连续喊了十几种中药,继而下针!

与此同时,煮好的中药被端了过来,林辰将中药灌入妇女的口中!

半个小时过去,妇女身上的征兆在减弱,脸色恢复,体温也在恢复,眼睛缓缓睁开。

apldo老婆!aprdo

那男子喜极而泣。

林辰轻吐一口气,这毒来自药剂,而药剂来自科学院,他其实也没多大的底气,还好成功了!

接下来,他又替女秘书驱毒。

又是半个小时,那女秘书睁开了双眼,第一眼就见到林辰,尴尬的脸都红了!

喝水的时候很潇洒,被人救的时候很狼狈啊!

apldo还是杏林堂的林医生厉害啊!aprdo

apldo医术无双!aprdo

众人目睹着这一幕,对林辰的医术再无怀疑了!

百疗堂的老中医纷纷尴尬,又苦笑连连,百疗堂怕真的开不下去了啊!

而林辰站起身子后,淡淡一扫众人,道:apldo从今天开始,这百疗堂,关门吧!aprdo

关门两个字飘出,百疗堂的医生心中更不是滋味了!

apldo百疗堂是鬼谷一派的心血,总店关门了,杜大师知道的话,如何处理啊!aprdo一名老中医愤怒道。

沈高超眉头死死皱着,最终叹气一声:apldo关门吧!aprdo

话落后,他率先离开,心灰意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