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米国国家安局的人出现过之后,吴敌就发现,在他们住处的附近,时刻有人盯梢。

毫无疑问,这些盯梢的家伙,肯定是米国国安局的人派来的。

显然,尽管国安局的人最近自顾不暇,顾不上找他麻烦。

但并不代表,这些人就把他忘了。

吴敌曾经是金鹰战队的队长,这个身份确实比较敏感。

米国国安局这帮人,对他显然并不是很放心。

没有谁喜欢被人时时刻刻地盯着,尤其是楼下那两个盯梢的家伙,简直跟个变态偷窥狂一样,时时刻刻用望远镜注视着吴敌他们住处的窗子。

搞得吴敌他们,大白天也只能拉上窗帘,烦不胜烦。

吴敌很想冲到楼下,把躲在一辆车子里的那两个盯梢的家伙,拖出来打一顿。

不过仔细考虑之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赶走这两个家伙,米国国安局也会再次派人过来,所以根本无济于事。

而且这样做,也很容易激怒米国国安局的人。

爱笑穿着白衬衫的美女秋初写真

现在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要是惹火了对方,对方整天找他麻烦,也绝对够他头疼的。

所以吴敌也只能忍了。

这两天,吴敌也没有出门,主要都是在家里指导赵雨涵和妮可的修炼。

他也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到底是趁早回国,还是留在纽约。

原本对自己的实力,他还有些自得。

毕竟在他这个年纪,能有这个实力的人,可不多。

但是现在,他深切地觉得,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要是他的实力足够强大的话,哪里需要这么纠结。

“怎么才能在短时间内,让实力再次提升一次呢?”

这天晚上,赵雨涵和妮可都入睡之后,躺在客厅沙发上的吴敌开始琢磨起来。

修为到了天象境之后,他明显感觉到,想像之前那样,在短时间内让自己的修为勇猛精进。

是非常不现实的一件事情。

到了这个境界,修练就成了水磨的功夫。

每一点进步,都异常的艰难,不但需要时间的积累,还要有契机,急也没有用。

所以,想在短时间内让自己的实力有着明显的进步,就得想想其他的办法。

吴敌现在最强大的武技,龙虎罡气,倒是越发纯熟了。

这门武技,脱胎于上官卜射所获得的血脉传承中的神奇武技,威能巨大。

这门武技,也是现在吴敌与别人战斗主要依仗的手段。

要不是这门武技,吴敌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强的战斗力。

而且这门武技的潜力也非常大,吴敌能感觉到,未来的进步空间还很大。

不过和修为一样,暂时吴敌还没有找到让这门武技突破的契机。

说起来,吴敌现在的实力,比他来米国之前,是要强很多的。

原因就是他在来米国的飞机上,很幸运地获得了那块神秘的红色石头。

使得他终于可以动用一直蛰伏在他体内的冷月的力量。

而冷月虽然仅仅是个残破的法器碎片,但却让吴敌的战斗力提升了不止一层。

这除了能说明冷月的不凡之外,同样也说明了,一件强大的法器,对吴敌的实力提升是巨大的。

“法器。”

吴敌轻声念叨着,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胸口挂着的那个小东西。

“这玩意儿,会不会也是一件强大的法器呢?”吴敌在心底琢磨着。

这个小东西,也是在来米国的飞机上获得的。

而且这东西的原主人,前两天吴敌还见过,就是那个被米国国安局收编的劫机匪徒。

原本,吴敌只是觉得这东西有点儿意思,这才一直带在身上。

其实,他也没有太过重视这么个小玩意儿。

但是,就在前两天,这东西展现出了它极为神异的一面。

它散发出的波动,居然能将潜伏在亚尔弗列德体内的蛊虫,惊得部逃离了亚尔弗列德的身体。

也算是阴差阳错,救了亚尔弗列德的性命。

经历这件事情之后,吴敌才开始重视起这小东西来。

现在,吴敌忍不住在想,这东西会不会和冷月一样,也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器呢。

如果真是这样,要是他能操控这件法器的话,那么他的实力,肯定会再次有一个长足的进步。

这个念头一起,就再也熄灭不了。谁让吴敌现在确实急需提高实力呢。

不过吴敌之前也研究过这件奇怪的小东西,却没有半点头绪。

要不是这次这小物件突然发威,惊走了亚尔弗列德体内的蛊虫,吴敌都快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玩意儿了。

所以,现在要换个思路才行。

想到法器,吴敌忽然想起了冷月。

冷月原本也只是一块金属碎片的样子。

但是那次在盘龙山山腹之中,却神奇地融合进了吴敌的身体,变成了吴敌身体上一个月牙形的印记,同时也爆发出了巨大的威能,救了吴敌一命。

当时冷月在和吴敌的身体融合时,吴敌是处于昏迷状态的,所以对整个过程一点儿都不知道。

但是,冷月之前放在他的身上,也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变化。

由此可以推断出,那天在盘龙山的山腹之中,肯定有其他因素,导致了冷月发生了异变。

神话传说中,很多法宝都是要滴血认主的。

而那天吴敌在盘龙山山腹之中,也受了伤,流了不少血。

结合那些个神话传说,吴敌觉得,那天冷月之所以会发生变化,化为他身体上一个印记。

很有可能正是沾上了他的鲜血。

想到这里,吴敌立刻翻身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他扯出挂在脖子上的那个小东西,拿在手里端详。

如果之前他关于冷月发生异变的猜测,是正确的话。

那么这件东西,可不可以也这么尝试一下呢?

虽然之前的推断,多少有些儿戏。

但是吴敌还是立刻行动起来,准备试一下。

反正也不麻烦,流点儿血而已,不成功也无所谓。万一成功了,那就赚大了。

吴敌不知道的是,他对冷月发生异变的原因的推断,听起来虽然有些不靠谱,但其实却完正确。

到了厨房,吴敌拿起菜刀,就把手指划了口子。

殷红的鲜血立刻往外流。

而整个过程中,吴敌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这点小伤,对他来说,就是毛毛雨。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环节了。

吴敌把自己手指上的伤口,对着那个小东西,好让手指上流出的鲜血刚好滴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