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塔戈尔大沙漠边缘。

一座人类小城里。

江缺听到海波东的话后有点懵圈,他不确定地问道:“你刚刚说要跟随我?”

“是的。”海波东重重地点点头。

这人莫非脑子有坑不成。

反正江缺是绝对他脑袋不好使的。

跟着自己有什么前途。

他不觉得自己厉害。

于是,他摇头道:“海波东,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好好想想,跟着我可没有什么前途,好好做你的五星斗皇岂不是更好?”

那样也更逍遥自在。

跟着他可就没一个人那般潇洒自在了。

所以他觉得海波东堂堂冰皇应当回到加玛帝国去,应该去过属于他的生活。

清纯校花蕾丝白裙长裙唯美写真

跟着他江某人一起的话,可能要吃许多苦。

不划算。

当然,主要是因为江缺不想要。

五星斗皇很强吗?

他并不觉得有多厉害,所以也不需要一个斗皇跑腿。

有一个萧炎就行了,多了还会起争端,况且他海波东区区一个五星斗皇而已,他根本瞧不起眼。

也没必要。

所以拒绝海波东的好意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江缺并不需要一个斗皇跟班。

没意义。

至少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

“大人,我是认真的。”海波东沉声道:“我是真的想跟随你,而不是只做一个斗皇。”

海波东很清楚。

跟着江缺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强者,斗皇或许只是开始,还有可能是斗宗之类的存在。

想想就激动不已。

至于自由。

“和变强的机会比起来,区区自由又算得了什么呢。”海波东暗暗说着。

只有变成强者才有机会攀登更高处的地方,只有成为至强者才能站在巅峰。

以他五星斗皇的眼光来看,江缺绝对是一个超级强者。

至于有多强海波东不知道,但至少是比斗宗强。

跟随这样的强者也不算辱没了他,也不算埋汰了他。

于是江缺继续说道:“行了,既然我已经拿了你的地图,便先为你解开身上的封印吧。

你怎么想的一会儿再说。”

紧接着。

他便屈指一弹,一道金色的流光便自手中飞掠出来,狠狠地卷开而去。

“砰!”

海波东并未躲避,他知道如果江缺想要害他的话,即使他想躲也躲不过去。

随着一道道真元在海波东体内横冲直撞后,海波东便感觉到体内的封印竟然……

竟然松动了。

“强大的修炼者居然真的可以解除我身上的束缚。”海波东原本还有几分怀疑的神色。

但此时此刻他却不那样想了,江缺的强大气息让他有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而且他轻轻地一挥手便破除掉我身上的封印,这得多强大的实力才行啊。”

想想海波东就觉得心情激动不已。

这样的大腿一定要抱住,否则自己怕是要错过大机缘,以后修为也再难提升。

他可不愿意斗皇或斗宗就是自己的终点,这不是一个斗气修炼者应该有的。

“我的目标是成为更强者,是超越斗皇,甚至是超越斗宗。”

海波东心里喃喃自语着。

随即。

他便感觉到体内一松,那禁锢着斗气的力量也随之消散不见踪影,好似完消失了一样。

“我……我终于恢复了吗?”海波东的心情万般激动起来。

只觉得遇到江缺是自己最幸运的事情,“五星斗皇,我终于恢复实力了啊。”

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万分激动、紧张。

“恭喜你,又回归到原来的样子了,以后你就依然是你的冰皇。”

江缺微笑着说道:“以你五星斗皇的修为,在加玛帝国也能够纵横了。

咱们就此别过。”

以待后会有期吧。

反正现在他是不想收跟班的,况且保不齐之前海波东的想法只是为了讨好他,想让他帮忙解除身上的封印而已。

海波东闻言后回过神来,也在悄悄地打量着江缺,却发现江缺缓缓地收起地图。

也并未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五星斗皇气息所影响,仿佛一切都是那般平静。

“果然是个强者,即使我现在恢复了修为,以我这五星斗皇的状态去看他,居然也看不穿。”

海波东的心里算是彻底服气了。

往日里。

这般强者只出现在传说中,想见一面都难得很,也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可能。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他海波东居然能有幸认识这样的强者,那就说明他足够幸运。

“不过……”

想及此,海波东又暗暗思索道:“这位大人好像不太喜欢人跟随他。

不行,这样的强者难得一见之,我一定要紧紧抱住大腿。

哪怕他随意指点一两下就够我享受得了,斗宗都将不是问题。”

想要成为强者,哪有不低声下气的呢,“况且能够跟随江缺这样的强者,绝对是他海波东的福气。”

心里打定主意后,海波东便立马道:“我愿意追随大人!”

谁不想成为强者。

对于海波东来说,五星斗皇虽然已经很强了,但他觉得依然不够,“五星斗皇并不是我的终点,也不应当成为我的终点。”

所以紧抱江缺的大腿一准没错。

这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

于是。

海波东都来不及过多思考,便说道:“大人,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要跟随你,哪怕只是做一个仆从下人也行的。

只求大人在关键时刻能指点我一番。”

为求那更高层次的境界,海波东决定跟随江缺这样的强者身边。

说不定以后能得到江缺的青睐。

这也是好的。

一尊超级大强者谁不想跟随?

除非是傻子。

什么冰皇,什么五星斗皇。

此刻。

海波东觉得都比不上待在江缺身边来得好,成为强者才有自由,才有话语权。

否则依旧是不算什么。

“为什么?”

江缺眉头一挑,道:“以你五星斗皇的修为,在加玛帝国里已是顶尖强者之一了,你所能享受的地位远远高于在我身边,你为何如此的执着?”

他不是很能理解。

自由自在地待着不好吗?

继续做米特尔家族的太上长老不好吗?

这海波东莫非是个铁憨憨不成。

脑袋有包。

不然一般人怎么会有跟随他的想法,毕竟现在连萧炎那小子都不想跟着他了。

这海波东居然还想跟他一起。

闯荡天涯吗?

他淡淡地劝说道:“老海啊,我觉得你应该对自己的决定再三地慎重考虑一下,我脾气可不好。”

谁知海波东摇摇头道:“无妨,每个人都有脾气,大人有属于自己的脾气这很正常,我也很欣赏这一点。

强者要是一点脾气都没有那就不配称为强者。”

江缺:“……”

虽然海波东这话有拍马屁的嫌疑,但不得不说很中听,他听起来很是舒服。

于是。

江缺哭笑不得地道:“你看着办吧,反正我是劝你尽量不要跟着我,因为没有好处可言。”

至于指点。

看他江某人的心情吧。

什么时候心情好了说不定就会指点一下。

现在他也不敢打包票说怎么样。

“大人不必我了。”海波东咬咬牙坚毅地道:“我心意已决,已经准备好,跟随大人一起闯荡天涯,至死不渝。”

“……”

他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特别是海波东这话听起来,有点肉麻。

可他又不是男男爱好者。

想及此。

江缺便继续道:“如果哪天你想走了,便自行离开吧,也不用跟我说的。”

现在,就先让他跟着吧。

反正有一个五星斗皇级别的强者也不是件坏事。

至少端茶倒水什么的有牌面。

君不见那堂堂古族的千金大小姐古薰儿,其身边都只是一个斗皇么。

自己要是收一个五星斗皇级别的强者端茶倒水,绝对会惊倒一大批人的。

至少在加玛帝国很难有人能理解。

只怕传出去海波东的名声都坏了,“到时候他应当会自行离去的吧。”

收徒是不可能收徒的。

有一个萧炎就够了,毕竟徒弟在精而不在多。

“大人,您愿意收下我了?”海波东闻言不由一喜,连忙道:“今后我一定会力效忠大人,绝无二心。”

这番保证有没有用海波东不知道。

但强者都喜欢听这种话。

包括他也是。

“嗯。”

江缺随意地应付了一声,便问道:“老海啊,我问你个事,你得如实告诉我。”

“大人请说。”海波东一愣,旋即便好奇难道还有江缺所不知道的事情么。

不过心里的这些疑惑他没有多问。

瞥了一眼海波东后,江缺继续说道:“你可知道蛇人族?”

海波东一怔,道:“大人,您……您和这蛇人族有仇吗?还是有别的想法?”

要说谁熟悉蛇人族,在这座小城里可能非他海波东莫属了,当年他就是因为和蛇人族的女王美杜莎一战,最终不幸被封印的。

“没仇,只是想去蛇人族找点东西而已。”江缺随意地说着。

他可不会告诉海波东,其实他是想去蛇人族收集蛇人们修行功法和斗技的。

闻言后。

海波东便沉吟道:“大人,蛇人族是人与蛇魔兽的结合而逐渐衍生出来的一个异类种族。

他们女子美貌,男子帅气英俊,是为被很多人族抓去做奴隶。

当然。

蛇人族对人族本身就带着一种天然的仇恨,前些年我和蛇人族的女王美杜莎一战,也就是在那一战中被她算计而封印。

当时,如果不是我侥幸逃得快一点,可能也不会有今日大人遇到我了。”

说起来还是运气好。

占一定成分在里面,不然他海波东的坟头草只怕都有三尺高了。

毕竟被封印后他绝对不是美杜莎女王的对手啊。

想想就觉得恐怖。

很惊骇无比。

“嗯。”

江缺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便详细与我说一说着蛇人族吧。”

“是。”江缺的话海波东不敢违逆,只好又道:“大人,蛇人族是一个极其阴险狡诈的种族,他们……”

在海波东的陈述下,蛇人族变成了无恶不作的种族。

不过站在他的角度去想,有机会借刀杀人,去报一报当初的仇,也无可厚非。

又因为是人族的关系,所以这些都挺正常的。

江缺顿时便懂了。

他皱起眉头道:“行了,既然老海你这么清楚蛇人族,过几日便跟我去那塔戈尔大沙漠走一趟吧。

顺便见识见识所谓的蛇人族。”

海波东只觉得上天很眷顾自己,大仇就要得报了,当即点头应下,“是,谨遵大人之命!”

正好,海波东觉得他也要去蛇人族报个仇。

毕竟他被美杜莎女王封印这么多年,心中也是有怒火的。

早就气得不行了。

不过在几日后,一个冒冒失失的人却闯了进来。